博客网 >

郎咸平:越演越烈的金融超限战 

2009年02月24日 《数字商业时代》
作者为香港中文大学教授郎咸平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徐志摩1928年写下这首《再别康桥》时一定不会想到,这唯美婀娜的开场白恰好描绘了今日国际金融炒家纵横驰骋、翻云覆雨的逍遥身影:轻轻地他们离开了狙击的仓位,正如他们轻轻地来,他们轻轻地招手,永久作别了昨日经济辉煌的云彩。和诗的结尾不同的是,离场时,他们带走了从中国、俄罗斯、冰岛还有美国掠夺来的无尽财富,却留下满目疮痍、企业濒临倒闭的情景。

  我们过去认为金融和战争是两码事。学金融很简单,就那几本书,哪有战争这么复杂,而且还是超过传统限度的战争,叫做金融超限战。

  对于传统意义上的战争,恐怕人们都不会陌生,在它的激烈与残酷中,很多人的生活和命运都随之发生了改变。然而,人们也许没有想到,一场看不见硝烟,甚至看不到敌人的特殊战争已在全球范围蔓延,而且就发生在我们的身边。这种被我称之为金融超限战的战争究竟是谁发动的,它到底会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呢?你看得懂吗?

  面对此情此景,我无法有任何的浪漫情怀。我希望大家明白,原来国际金融炒家,早已借着过去八年里发达国家(如美国)和新兴市场(如中国)一连串的错误宏观政策,摆下了一个“口袋阵”,等着两方面的政府、企业和消费者往里钻。不同于红军当年的“口袋阵”,国际金融炒家在这场创新的战争里,不必等到大家都被套住了再赚钱,而是能进来一个就小赚一个,等到大家都差不多“进袋”了,就按下“核按钮”借着表面上的经济危机把各国政府、企业和消费者一锅端!

  这场金融超限战的直接后果是,金融危机冲击实体经济,留下满目疮痍的战后烂摊子给各国政府。注意,我说的是“各国政府”,这里面自然包括了美国政府!一定有很多读者表示怀疑,难道美国政府还被自己绑架了吗?细心的读者一定注意到了,我说的是 "美国政府",而不是“美帝国主义”。美国与中国最大的不同之一,就是美国政府是“小政府”,特别是经过30年来的民权运动以及越战期间的反战运动的洗礼之后,美国政府是一个势单力薄的小政府。

  美国政府干预市场的能力非常小,所以美国政府奈何不了国际金融炒家,美国政府可以支配的财富总量远不能与私有财产总量相提并论,美国政府每年的财政收入也大不如老百姓的总体可支配收入。与之形成对比的是,中国大部分的财富都是国有的,而且中国政府的财政收入是老百姓可支配收入的好几倍。即便是美国最大保险公司AIG接受了政府注资,AIG高管们还是敢烧掉500万美元去顶级海滩会所度假,气得美国参议院破口大骂。奥巴马除了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访问的时候发发牢骚,斥责银行高管可耻,也就再没办法了:三大经济政策都不关涉过度信贷消费这一核心问题。

  大家都知道世道艰难,美国老百姓的日子根本不比中国老百姓好过。中国老百姓无非把一部分储蓄放到股市里了,现在被套牢了,于是大喊大叫。大家想想美国老百姓有多命苦吧:因为政府提供了退休金投资的减税优惠方案,美国老百姓把大量退休金放到了股市里。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华尔街银行家们的薪水丝毫不受影响,根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报道,2008年他们的奖金高达184亿美元,几乎跟大牛市的2004年差不多!读到这里,大家肯定跟我一样气愤:这些银行家还有良心吗?同样是高管,美国三大汽车厂的高管们为了能从国会争取到支持,宁可放低姿态,不坐飞机而开自己的私家车千里迢迢从底特律赶到华盛顿,甚至自愿减薪到一美元。同样是高管,做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中国老百姓把钱都借给国有银行了,国有银行把钱借给企业了,企业赚的人民币还存在银行了,但是赚的美元却因为中国特色的外汇管理体制而被强制结汇,留在了国家外汇储备里。而国家外汇储备大部分却被用来购买美国国债,于是中国人民给美国制造廉价产品赚的那点血汗钱又反过来借给了美国政府。美联储不加息,所以美国政府付给中国的利息也奇低无比。美联储为了在中国购买国债的时候利息不被抽高,于是启动公开市场操作,直接结果就是把钱反手注入了美国的银行间市场,由此把钱交给那些嗷嗷待哺的美国老百姓,而完成了由生产者,到联储局,到消费者的资金链条的完整建立,他们实在太厉害了。当然,中国不是唯一一个被算计的国家,中东卖石油赚的美元也是以同样的方式又回流到美国。国际金融家就在这一个个环节中雁过拔毛,攫取了大量的利益。

  从本质上,国际金融炒家是没有祖国的,他们的信条就是“造反有理”,为了赚钱,可以不择手段!同时,他们也是异常聪明的,远聪明过美国政府各个职能部门的政策官员,因为他们能不惜血本招募到最聪明的人和最关键的人:一方面,我们不难发现美国财政部的历任财长多是华尔街、特别是高盛出来的人,而做得好的财长比如鲁宾,会得到他们的丰厚封赏,在卸任财长之后许以花旗集团董事长的职位;另一方面,美联储的主席却向来都是从没有业界经验的经济学家中挑选,这样的直接好处就如同前任主席格林斯潘所承认的,“金融创新的速度太快了,以至于我们永远无法充分理解所有的产品和交易,与此同时,我们的监管根本跟不上业界的脚步”。市面上有本讲述华人在美联储工作经历的书,大家读读就明白了,被中国银行业视为风险控制圭臬的巴塞尔II协议是一个自发布那天起就陈旧落伍的垃圾标准。那么,为什么美联储不提高这一标准呢?最根本原因在于,连美联储这个美国政府里最懂金融市场的部门,都无法彻底搞清楚业界在玩儿什么!

  我很佩服金融炒家能全身而退,他们甚至不需要担心会玩火烧掉自己,因为他们知道,无论是美国还是新兴市场,政府最怕什么。所以,他们不用担心货币市场崩溃,因为他们知道美国政府一定会出钱搭救,而且必须把钱借给他们才能真正搭救。他们还清楚,美国老百姓的退休金都在资本市场里,因此政府不得不救,并且他们控制着大部分的交易量,因此必须把钱借给国际金融资本,例如7000亿美元救市资金已经用掉的一半当中的95%就是资助金融机构。读者们,这就是美国政府救市的本质意义。

  这样,你就明白了,为什么一面雷曼兄弟三番五次申请变为银行控股公司而被拒绝,另一面雷曼兄弟倒掉了几天之内高盛和美林就变成了银行控股公司,从而获得美联储窗口拆借这样的直接巨额支援。从一份路透社整理的资料里,你会惊奇地发现高盛的人控制了美国的财政部和交易所等公共机构的方方面面,而且掌握着大型的对冲基金和资产管理公司。同时可以看到,美林、花旗和美国国际集团这些获得注资的公司,其高管莫不是与高盛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总而言之,对于国际金融炒家,危机是机遇,而对于余下的所有人,这却是空前的威胁与灾难!

<< / 建议中国移动拆分为二,开创信息化...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海力布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